和春天一起出發

發布時間:2020-03-16 10:22:18 來源: 點擊數量:25次

一場春雨一時新,驚蟄過后,她來了,她踮著腳尖,伸著脖子,從綠意內斂的枝頭上,從塵封芬芳的土壤里,她再也繃不住冷面,噗嗤一聲笑成了粉黛花朵,染紅了青山的雙頰,解凍了一冬的情話。

庚子年二月十五,來到靈大路建設辦正好一周年的日子,夜晚十點過,辦公室的燈仍在亮著,桌上的文件還未來得及整理,思緒卻有些縹緲。微風掀起窗簾,月色入戶,欣然起行,雖無水中藻荇,亦無竹柏之影,但一輪皎月,習習春風,也足以讓肩上的酸痛,心里的煩躁煙消云散了。不一會兒,聽見雨敲打在窗上的滴答聲,我想,這是春天的聲音。

聽說,最是一年春好處,踏青歸來意更長。去年的陽春三月,我被心境困住了腳步,躊躇不前。而今年,我決定收拾凌亂的腳步,和春天一起出發,探一探“春意”。新的一天又在月落日升中開啟了,我打著哈欠一頭鉆進前往工地的車里,穿梭在花紅柳綠的山間,“小莫,到了!在看什么這么入神?”司機的話把我拉回來,我望向濕漉的路面,隨后拎起相機,戴上安全帽,挎著一壺水,向著作業點走去。

眼前忙碌的光景,卻讓我嗅到了一股股甘甜的寧靜,這是來自內心的踏實,我們等待許久的春天終于來了,翹首期盼的世間萬物驚醒了,大家在暖風中開始萌動。瓦藍色的活動板房旁,傳來叮叮當當的錘擊聲,工人們把攢了許久的氣力涂進結實而突起的肌腱上,揮動著手中的工具演奏著一出別致的交響樂,橋梁的樁基便在這特殊的“胎教”中從地殼深處一點點向上生長。那幾臺挖掘機正展開身姿,揮舞著鐵臂揚起黃土,誓要與春柳比一比腰肢的俏美。翻斗車滿載著土石一趟又一趟地忙碌,壓路機“戰力”滿格,強壯的滾筒在工地上來回踱步,他們陶醉在溫和的春風里,滿心歡喜地揮灑汗水,于是橋梁有了根基,道路有了“骨肉”,阡陌河岸有了通途。

車在路上行進,“北投”的標志牌、“防疫”的宣傳標語、一張張黑紅的臉龐從我眼前掠過,讓我生出了作詩的念頭,雖然我只記住了古代漢語課上平平仄仄的順口溜,卻也不影響我暫時當個有詩意的人。窗外,10多名工人佩戴口罩,頭戴安全帽,身著反光服,在滿載著水泥混凝土的攪拌車和路面攤鋪機旁輔助作業,雨水打濕了褲腳,他們也不愿耽擱一秒,別有一番“斜風細雨不須歸”的風味。不遠處,幾個小伙子忙碌地傳遞圖紙和表格,在忙完自己工作的間歇,他們背上裝著電腦和資料的雙肩包,迎著下午的春光,蹲在材料堆前完善今天的施工記錄,防疫口罩雖遮住了他們咧開的笑容,那喜悅卻從眼角眉梢上撲騰了出來,也頗有“俊眉修眼,顧盼神飛”之姿。

飯菜的香氣傳來,幾個女工停下手邊綁鋼筋的活兒端起了自己的午餐,麻溜地在邊溝旁坦然坐著,解下壓制了許久的安全帽,興許是下顎帶勒得太緊,勒痕把兩層下巴隔得“涇渭分明”,我將洗手凝膠挨個兒遞給她們時,身旁的一個大姐一邊理著兩鬢那說不清是被雨水還是汗水打濕的發絲一邊說,“扎鋼筋,是一份苦差,手指經常被鋼筋扎破、磨出血泡,每天工作下來,累得連腰都直不起來,疫情快過去了準備開學了,忙活一個月就可以掙夠孩子的學費了。”一番話,讓我想起了舒婷的《致橡樹》,她們是生長在工地上的木棉,春風拂來,紅碩的花朵又像英勇的火炬。她們把春天的希望編織在一排排密密的鋼筋里,如行云流水一般的連成一體。

春意,在勞動者矯捷的身軀里萌動,在拼搏奉獻者的汗水里沸騰,他們正置身其間手握“畫筆”,把今天與明天連接起來,把理想和現實連接起來。

當清晨的鳥鳴,扣開晨曦的微光,當春天的枝頭,醞釀生命的蓬勃,當土壤里,集聚種子的希望,我想整理行囊,和春天一起出發,帶著心中盛開的花朵,我相信,未來的日子,無論四季如何交替,只要努力向前,生命終將行走在沒有季節能阻擋的春光中。(靈山沙坪至大塘公路建設辦員工 莫倍君)


彩票开奖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